网站首页 / 魅力运城 / 河东文化
中华文明起源与形成研究专题(四)
信息来源:运城侨联    访问次数:389    发布时间:2019-08-23

中华文明起源与形成研究专题(四)

四、寻找东方神山“昆仑丘”

黄河,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从巴颜喀拉山的涓涓清流汇聚于雅拉达泽山麓之后,形成澎湃之势,向东方流淌,过川、甘、宁、蒙,纳百川千河,声势渐大,龙吟虎啸,在晋蒙交界处的老牛湾作惊天动地的大弯转之后垂直向南,于黄土高原上的秦晋大峡谷中历经万家寨的湍激、大同碛的起伏、壶口的跌宕、龙门的喧嚣,清流因着厚土的陶冶蜕变为雄性的浑黄,形成一个大拐弯,复向东流,越豫至鲁,汇入渤海……

原始社会时期,黄河大拐弯以东地域的古河东地区,气候温润,水草丰美,树高林密,动物成群,我们的祖先在这里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我们知道,古代在没有形成统一的国家之前,中华大地是由一个个部族组成的。这些部族有大有小,有的甚或几个聚落、聚邑(村、镇、城)就算是一个“方国”。故史称“夏有万国”,“商国三千”,“周有诸侯八百”。天子(天下的共主、部落联盟的领袖)建都之地(一般在自己的宗国)为“万国之中”或“中央之国”,故称“中国”。汉代的训诂大家刘熙说:“帝王所都为中,故曰中国”。

上古最早有“中国”之称始于尧舜禹时代。陶寺遗址等地考古发掘表明,当时已经有了国家的雏形。《帝王世纪》曰:“尧都平阳,舜都蒲坂,禹都安邑。”还有“尧初都蒲坂”之说,尧舜禹时代帝王建都之地都在古河东地区。古河东地区是块风水宝地,也是最早称“中国”的地方,是人类摇篮和文明直根,故曰“古中国”。

沿着古中国的路径一路东行,我们将会看到更多引以为豪的文化根脉,那就是“中华”、“华夏”、“九州”等重要的人文符号,都与古老的河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亿万斯年的雄风,黄土的养育、黄河的润泽使五谷杂粮生长于古河东地区,五谷杂粮孕育和喂养了我们这个以“中华”、“华夏”为徽号的黄皮肤民族,我们这个民族由此而视黄色为至尊至贵之色,于是“五色土”的中华大地,便以东部青龙方位青帝所主宰之青土地、西部白虎方位白帝所主宰之白土地、南部朱雀方位赤帝所主宰之红土地、北部玄武方位黑帝所主宰之黑土地为外围,而以中央黄帝所主宰之黄土地为中心。而黄帝所主宰之黄土地中心的核心即是古河东地区。明末清初著名的史学家、思想家顾炎武在其著作《日知录》中写道:“古之天子(尧、舜、禹)常居冀州,后人因此为‘中国’之号。”根据现存于台湾图书馆的中国最早的地图记载,冀州的中心地带为古河东地区。

而在古河东尧舜禹时代,东方神山“昆仑丘”作为一种与神结合的超自然的力量,成为了尧舜禹时代上古先民们自然崇拜的产物,长久地在精神上慰藉着我们这个黄皮肤的东方民族。五千年以前古籍中的“昆仑”和两千年前汉武帝命名的“昆仑”,中间存在着长达三千年的断裂。中华文明上古传说中的神山“昆仑丘”,竟然发生在青藏高原自然环境极其恶劣之地,这不得不令今天的学者存疑,位于青藏高原的“昆仑”,人迹罕至,生存条件异常艰难,可以说难以孕育出中华民族这样繁荣昌盛的强大部落。从尧舜禹时代往前上千年去寻找,从古河东地区往东去寻找东方神圣的“昆仑丘”是符合逻辑的。在上古时代,我们先民的自然崇拜是从他们生活的地域开始的,东方昆仑神话一定是诞生于古河东以东地区。我们的先民无暇顾及也无法企及天山山脉的冰天雪地。一个民族,立足在现实,希望在未来,然而现实是那样的错综,而未来又是那样的邈廖。人们试图从以往的历史中寻找现实的影子和未来的寄托,这才是历史学真正的意义所在。所以,寻找古代先民心目中的东方神山“昆仑丘”,其文化社会学的意义要大于历史考古学的价值。

《庄子》中说:“黄帝游乎赤水之北,登乎昆仑之丘。”《山海经》说:“赤水出昆仑东南隅。”可知昆仑在赤水以北。《淮南子》说:昆仑“北门开以纳不周之风”。可知昆仑在不周山以南。《山海西经》还说:“大泽方百里,群鸟所生及所解,在雁门北。雁门山,雁出其间,在氐国西。高柳在代北。后稷之葬,山水环之。在氐国西。”“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火山,名曰昆仑之丘。”“西胡白玉在大夏东,苍梧在白玉山西南,皆在流沙西,昆仑虚东南。”“西胡白玉”“昆仑丘”“昆仑虚”“玉山”都是昆仑的别称。由此可以确定昆仑的地望:昆仑西边是大夏、后稷葬所;南边有赤水;西南是苍梧之野;北边是大泽、雁门、不周山;东边是流沙;东北是东胡,即今燕山。

《史记》说:“禹凿龙门,通大夏。”龙门在今山西省河津市。东汉经学家服虔有云:“大夏在汾、浍之间。”汾、浍之间为晋国国都所在,即今晋南之曲沃、翼城。窃以为,靠近盐池的安邑是夏朝的都城,大夏在古河东地界,即今运城市境内。后稷葬所在今闻喜、稷山,是大夏王畿之地。“昆仑西边是大夏”,那神山“昆仑上”既然就在大夏以东了,也就是古河东以东。我们从古河东运城盐池即“大夏”开始向东,沿途有点名气、海拔高度在1700 米以上的山分别是垣曲境内的皇姑幔,翼城、垣曲、沁水三县交界的历山(舜王坪),阳城境内的析城山(圣王坪),晋豫交界的王屋山,陵川境内的箕子山,再往东就是一马平川了。 

于是,寻找中华文明的坐标神山“昆仑丘”的大方向就在古河东“大夏”以东地区,也就是现在的山西省东南部、河南省西北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