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魅力运城 / 河东文化
山西清代第一位“探花”乔晋芳
信息来源:运城侨联    访问次数:130    发布时间:2020-02-24

刘玉栋(绛县)

科举是我国封建社会重要的政治制度,自隋朝始至清朝末,在长达1300年的科举考试中,曾产生过500多名文状元。乔晋芳名列“探花”不算什么殊荣,但对山西来讲,其意义则非同一般。

乔晋芳,字心农,闻喜县横水人(现绛县横水镇横北村人),生于清嘉庆二十四年(1795)。

▲绛县横水镇上探花府中的一个院落

三百年来第一人

乔晋芳幼年随经商的祖父、父亲在山东济南府完成了启蒙教育,打下坚实的基础。12岁,他回到家乡横水镇后,继续潜心学业,除在私塾上学外,在家便一头扎在宅院西北角的一间阁楼上读书习字。

如今,当年的宅院已经拆除。但由于探花在此阁楼上读过书,所以院主人视此楼为圣地,用心保存了下来,供游人瞻赏。

经多年苦读,乔晋芳于道光五年(1825)考中乙酉科优贡,直接被朝廷破格录用为武英殿校录。其间,因业绩突出,被加封为奉直大夫,委以户部河南司行走职务。道光八年(1828),考中顺天府戊子科举人。道光十五年(1835)乙未科殿试高中一甲第三名进士,被道光皇帝钦点为探花,直接授翰林院编修。

自明嘉靖十一年(1832)汾州孔天胤高中榜眼,到清道光十五年(1835),长达303年里,乔晋芳为全省科举最好的名次,轰动三晋大地。山西巡抚劳崇光特地举办盛大的庆典,为乔探花敬赠了一副“两千里内无双士,三百年来第一人”的贺联。据其后裔讲,乔晋芳载誉归来后,并未趾高气扬,而是非常谦恭地带着礼物,到乡邻家拜访,还特意在家中摆下几十桌酒席请客。

此后,乔晋芳家那座由数个四合院组成的院落,被称为“探花府”。1958年,院落被闻喜县横水人民公社占用。解放后的60多年间,横水镇古宅院大多被毁掉,但因探花府是横水镇政府机关,幸存下来。现成为横水历史文化名镇标志性建筑,也是全省现存唯一古代科举文化符号。


▲探花府中精美的窗户

赫赫政绩垂青史

乔晋芳荣膺探花后,并未盛气凌人,而是严谨治学,勤勉做事,深得上司赏识和器重。

道光十六年(1836)翰林院散馆后,乔晋芳任刑部安徽司行走,主持兼总办秋审处。道光十九年(1839),军机处公开招考京章,乔晋芳考取第一,名噪朝野。道光二十年,他补军机缺,任云南司主事;道光二十四年升广东司员外郎,简放湖南副考官,使湖南“所取皆名士”(摘《闻喜县志》);道光二十五年,升湖广司郎中。道光二十六年,补军机处三班领班,官居四品,跻入清王朝核心领导层,“卯入酉出,勤瘁无懈”(摘《闻喜县志》),襄助道光皇帝处理军政要务。

道光二十九年(1849),他以京察高等升任湖南常德知府。任职期间,乔晋芳端正民风士习,严禁问卜扶乩、清除衙内蠹虫,清查、擒获金牛山盗匪,修复溃决堤坝,赈济受灾黎民,资助书院办学,造福一方百姓。因政绩突出调任长沙知府。

任长沙知府时,有叛军作乱,乔晋芳带领长沙军民,整整坚守了82天,使长沙城免遭涂炭。

消息传到北京,咸丰皇帝大喜,特赏赐乔晋芳顶戴花翎。顶戴花翎是清王朝奖励官员的最高级别,只有出身清王室的有功者才能得此殊荣,足见乔晋芳受奖的含金量。同时,委以乔晋芳署粮储道,主管当地皇粮的征收和调运。乔晋芳体恤民情,“以兵燹之后,疮痍未彼,申请停运缓征,后积劳成疾,因病归晋,被当地官员聘为河东书院讲师,主持教务,后因病未到任”(摘《闻喜县志》)。

咸丰八年(1858),乔晋芳在家因病谢世,享年63岁,崇祀于闻喜文庙乡贤祠。清光绪《山西通志》《闻喜县志》《绛县县志》均为其立传。

古代因升官而发财的人不乏其例,但大权在握的乔晋芳却能始终做到廉政清贫。在外工作期间过着独身日子,妻儿老小一直在老家生活,所居住的房屋均由其祖父乔天成、父亲乔遆槐及其后人所建,自己未动过一砖一瓦。乔晋芳因病告老还乡时,无钱雇车,只得请求两位族人前往长沙将他接回。乔晋芳的祖父母、父母去世后,因无钱出殡,一直停柩在家里。直到1936年,才由其后裔操办入土为安。由此可见,乔晋芳的清风高洁。


▲“丕则显”匾额

殷殷乡情留桑梓

乔晋芳虽然官居高位,长期在外任职,但恋乡情结痴心不改。道光二十六年(1846),他闻知家乡遭受严重旱灾,专程告假回程,用父辈们的钱财,以自己的名义拿出一千两白银,从外地高价购回粮食,赈济灾民、开设粥棚,救活了许多乡民。他对向自己索文求字的亲朋好友,也总是有求必应。

道光十七年(1837),乔晋芳的姑丈、诰授资政大夫周万钟病逝,家人为其在乔寺村北修建巨型功德碑楼。乔晋芳专门撰写了340多字的序文,褒赞其功绩。其字端庄清秀,洒脱飘逸,堪称其书法代表作。

170多年来,前往观瞻碑楼及乔晋芳书法的人络绎不绝,此碑楼2013年5月被列为第三批全国文物保护单位。

道光十七年(1837),乔晋芳让其家人在宅院南侧修建书院,招收当地一批学子入院学习。他亲笔书写:“聪明疏通者戒于太察,寡闻少见者戒于雍蔽,勇猛刚强者戒于太暴,仁爱温良者戒于无断,湛静安舒者戒于浚时,广心浩大者戒于遗忘”的铭言,刻于书院的照壁之上,供学子们借鉴。其内容意境高远,哲理深厚,现珍藏于其后裔家中。

道光二十年(1840),曾任四川松滋县知县的族侄乔守中其家族修族谱。乔晋芳得知后,为其撰写了“闻喜横水乔氏三支谱序”,现存于闻喜县档案局,成为珍贵的历史文物。道光二十八年(1848),为曾在典簿厅任行走的进士杨逢泰撰写墓志,其文高度凝练。

道光三十年(1850),他应邀为闻喜县蔡薛村曾氏家族书写:“立品与条山并峙,遗风偕涑水长流”的楹联,现依然篆刻矗立于该村道路一侧,供人观赏。咸丰二年(1852),乔晋芳抱病归里不久,又为眷亲绛县毛家坡村王永泰撰写了德寿碑,其碑现珍藏于绛县文物局。

弥留之际,他还留下一幅“读书之乐乐无边,绿满窗前草不除,读书之乐乐无穷,瑶琴一曲来薰风”的扇面行书,被后人刻于小四合院垂花门楣额之上。至今,不少游客在此楣额前摄影留念。

(编辑:陈雁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