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魅力运城 / 河东文化
河东才子王之涣
信息来源:运城侨联    访问次数:72    发布时间:2020-05-18

武后垂拱四年,文星闪趯,从条山之巅、黄河岸畔的绛州大地传来一声兼具大唐气韵的嘹亮啼哭,向长安帝都、盛唐诗坛庄严宣告着一位神才诗人——王之涣的诞生。

王之涣,字季凌,祖籍晋中,家居绛州,一个真正的沐条山风、饮黄河水、食后稷米、穿嫘祖衣的河东爷们。

作为唐朝帝国“一级作家”,他比王昌龄大10岁,比李白、王维大13岁,更比杜甫大24岁,在灿若星河的大唐作家“诗协”群里,他以河东人卓尔不群的风姿被诗界称为老大中的老大、大咖中的大咖。

在这个山河形胜、英雄云集、史诗永续的河东大地,王之涣从小就敬仰三黄五帝和尧舜禹,特别偶像是解县忠义风骨的关云长,从青少年起就追逐古圣、仿效先贤、习武练功、击剑悲歌,最喜仗义疏财、热衷扶贫济弱,虽五陵少游、牵狗架鹰,朋友圈中,非富即贵,尽其豪侠;但煮酒论道、鲸吸海饮中,却也心系百性、胸怀天下,是一个有梦想、有担当的河东爷们!

家中排行老四的王之涣,自幼好学,诵读于涑水河之畔、治学于紫家峪之中,不及弱冠便能精研文章;未至壮年,便已穷尽经典之奥妙!其天性豪迈、无意科举,加之性直平实,虽身负绝学,却因不会长袖善舞、拍马经营,在衡水县衙的机关里混得极其艰难,更不愿为了“主簿”这一秘书之职而折腰攀贵,加上小人妒贤忌能,穿小鞋、打报告,致使清高孤傲、书生意气的王之涣愤然留下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去游名川”的辞职信。

当长安上空吹落最后一片枯叶、当开元年间的第一片雪花落在仕途失意的王之涣发髻上,一次说走就走的黄河边采风活动就此启程。

王之涣这一走就是15年,沿黄河边的山西、陕西、甘肃等数省一路迤逦出发,赴河陇、出玉门,漫游西北边地,行一路孤寂,走千里草原;涉一身艰险,穿茫茫大漠,凭吊前人,寻名访胜,揽大唐山河之壮美,发边关塞外之情思。一曲“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如投枪、如匕首,上诘皇室之寡恩、下恤三关儿郎之疾苦,人气指数爆棚,赢得四海点赞。正是这15年的风雨砥砺,才使王之涣西傍长安之风、东临洛阳之气,笔浸黄河水、墨染天际云,掀滔天之巨浪、拢宇宙之笔端……用一口晋南方言唱出了一首“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千古绝句。历经种种苦难之后,王之涣的心胸更壮阔、态度更积极,其回肠荡气的“命运交响曲”,把对人生的思考和“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追求,化作了磅礴汹涌的黄河水,引得无数英雄竞折腰、黄发垂髫皆能诵。

唐诗因王之涣而生命拉长,王之涣因唐诗而生命骤减!

也许北漂得太久、也许流浪得过远、也或许是受伤过多,天宝元年,也就是公元742年,一颗流星划过长安的天际,宣告着这位仕途失意、诗坛得意的大咖诗神——王之涣55年的壮丽人生轰然结束。

王之涣走了,新、旧《唐才人传》没有一星半点的流传。但我想,辉煌灿烂的唐朝诗坛因为王之涣的缺席一定寂寞了许久、黯淡了许久,就是不知道他的好友高适哭了没有,也不知他的兄弟王昌龄流泪了没有。回首苍茫处,不见片言只字的挽留,也不见一丁点儿哀伤的相送。作为老乡,在内心隐隐作疼之际,还是想感谢一下唐朝仅能在其墓志铭中给予了一个伟大的失意者王之涣的高度评价:“孝闻于家,义闻于友,慷慨有大略,倜傥有异才。”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在霓虹闪烁、人流如织的现代化城市拥挤中,我们仍然不能忘记一袭青衫、衣袂飘飘的王之涣仅凭流传的6首诗歌,便奠定了其大气磅礴的诗歌历史地位——河东的天空,也因了王之涣,而更加灿烂、更加迷人!

上一条: 无